2013年12月20日 星期五

PR22號法庭觀察團—1220開庭觀察紀錄【新聞稿】


今日(12/20)是徐世榮教授和洪崇晏同學因抗議大埔事件遭違法逮捕及傷害,自8月提起刑事自訴控告國安局局長蔡得勝、大同分局偵查隊長賴俊堯、大同分局重慶北路派出所所長歐陽俊,正式成案的第一次準備程序庭。一早冷風颼颼伴著落雨,仍有將近10人到場關心旁聽,給予徐教授、洪同學和律師團加油打氣,感覺非常溫暖。

本次開庭著重在起訴法條及理由。徐教授向法官表示,他於案發現場高舉雙手呼口號時,遭員警強力將其拖行拉扯致使受傷,且強制帶回警局及做筆錄;洪同學也表示於其穿越馬路時、未做任何危險行為,卻遭員警莫名用力推倒,致使後腦流血受傷、至醫院縫合數針。而被告三人同時具有保證人地位,於所有勤務執行前,皆有對執行人員進行前教育之義務,並應以最小傷害之方式及手段維護現場所有人的安全,更不應有違法濫權之情事。因此律師團表示被告三人依特種勤務條例有犯意聯絡,控告三人違犯刑法第302條私行拘禁罪、第304條強制罪,及依第134條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機會違法加重刑度。

而本案僅控告蔡局長、賴隊長、歐所長三人,並未追究實際施行傷害行為之員警,乃因該數位員警皆未受良好之行前教育,且與被告有上下從屬關係、依現場指揮犯案,僅為被利用犯案之工具;同時本案除個人權利遭受侵害外,更為妨害憲法賦予人民之權利,因而應向指揮者究責,而非推卸至基層警員。

此外,由於自訴人及代理人並無任何強制處分權力,因此僅能依檢察官一般會進行證據調查之方式及內容,向法院提出聲請。然而前次聲請調閱賴隊長於案發當日之手機通聯紀錄,令人感到非常訝異的是,當日賴隊長於眾人面前不斷以手機打電話聯絡,該號碼亦為賴隊長親自手寫給徐教授的,而提供給法院之資料卻沒有任通話紀錄。由本案似可再次窺知,國家權力要呼嚨小老百姓是多麼輕而易舉。

律師團向法官表示,本案與以往類似案件不同,例如2008年陳雲林來台遭民眾抗議及警察濫權,因無法證明濫權者犯意及其主張依法令行為而免責。本案被告三人犯意聯絡明確,於自訴人於行使其憲法言論自由權利時,以明確的行為進行阻止,並使兩人身體遭受傷害,期望法院能審慎審理,以避免日後國家權力再度任意侵害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