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7日 星期六

《你敢有聽著咱的歌》是誰的

江雅綺

蘋果日報 2013.08.17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30817/35226971/


根據報導,由歌劇《悲慘世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歌曲改編的台語版《你敢有聽著咱的歌》,填詞者吳易澄醫師本希望能向擁有著作權的華納國際公司取得授權,但卻沒有獲得正面回應。

15日並經該公司來電告知,原作曲者拒絕授權,希望不要再使用這首歌曲。由於著作權的爭議,目前網站上的音樂連結均已下架。筆者是《悲慘世界》的粉絲,看過小說、音樂劇、改編電影,深深受當時法國社會底層階級飽受壓迫的不幸與血淚所感動。雖然《悲慘世界》的背景,設定在19世紀的法國,但故事中所呈現的不公不義、貧富差距、弱勢者被剝削且得不到法律與制度同情的慘況,放在各種時空,都可以找到類似的主題。

對原作有加分效應

近在眼前,洪仲丘案正是一個讓人落淚的實例。筆者相信,8月3日的凱道白衫軍運動,之所以能夠在短時間內,迅速聚集那麼多人,與其說是男性們共通的軍事洗禮經驗,更不如說是人類共通的受壓迫、被制度所遺棄的經驗。筆者在當天看到很多女性參與,此運動的訴求超越性別,可以為證。



《你敢有聽著咱的歌》使用《悲慘世界》的歌曲旋律加上台語歌詞,雖由《著作權法》的規定而言,確實需要取得權利人同意。但如此一來,也說明了《悲慘世界》的創作原義,與它的權利所有人已經脫離。原作是幫所有受壓迫的人們發聲,但取得著作權利者,卻另有考量。

803的白衫軍,不只國內媒體關注,相關報導廣及世界媒體。《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這首歌,結合著白衫軍呼喊要真相、送仲丘的壯觀人群,不但呼應著原作的精神,也幫著作本身作了一次很好的宣傳。對原著作也有加分效應,只可惜,這些加分效果,無「法」在著作權利上體現。
再退一步來說,若唱片公司真的認為,此歌曲經由台語版的散布,其正面效果應該有實質的收益。據報導,使用者亦願意向唱片公司取得授權,卻尚沒有得到權利人的正面回應。就《著作權法》的規定而言,著作權人所主張,確實有其法律上基礎。

缺乏同情原味走調

但筆者以為,《著作權法》的真義,是在保障個人權利、與促進公共利益之間進行調和,而非僅保障個人的利益。筆者建議,使用者除了可以進法院,挑戰《著作權法》合理使用的界限,最好另外創作一首新的歌曲,因為當《悲慘世界》的權利人,對這個世界缺少同情的時候,這首歌恐怕就已經不合適代表受壓迫人們的心聲了。


(北科大智財所助理教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