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3日 星期一

債台高築 你奈我何?

吳景欽(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兼系主任、台灣永社常務理事)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2015.07.12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897184

煙火。
自由時報/資料照,記者傅潮標攝

苗栗縣負債已高達六百多億,因發不出公務員薪水,而向行政院請求紓困,以解燃眉之急。而會造成如此大的財政黑洞,絕非是因天災而是人為因素所致,只是若欲對前縣長劉政鴻為法律究責,卻又有其困難。

造成地方財政困乏的主要原因,當然與主政者動輒以舉辦大型活動或公共建設等來浮亂編列預算有關。而這些活動或建設,美其名是為促進地方繁榮,但真正能帶來的政府稅收實相當有限,反看到台灣到處林立的蚊子館,及為滿足首長虛榮心且曇花一現的煙火秀。苗栗縣不過是將此種亂花人民納稅錢發揮到極致的典範。

惟面對如此的現況,除非能證明地方首長有收受私人的金錢利益,並具有貪污對價,才可以公務員受賄罪為訴追,否則,頂多涉及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四款,法定刑在五年以上的圖利罪。只是此罪乃限於明知違背法令,亦得有人因此得到利益,方足以當之。故浪費公帑的行為即便明顯,卻因預算都經過議會通過,致難該當於明知違法的要件,且這些對外招標的活動或建設,就算對地方毫無實際成效,但畢竟有一定的產出外觀,得標廠商能否稱為得利,恐也有疑問。若查無此事實,則在圖利罪不處罰未遂的情況下,主事者自可輕易逃脫刑罰的制裁。

而不管圖利罪能否成立,針對可能涉及重大貪瀆的情事,偵查機關理應主動調查才是。惜在劉政鴻擔任縣長任內或卸任後,都有民眾檢舉或告發,但檢察機關或是專為肅貪而設立的廉政署,要非無動於衷,即是偵辦速度緩慢。就算不論其背後是否有政治因素的考量,如此的偵查態度與效率,實也難讓人恭維。若最後又以查無實據而簽結,雖不令人意外,卻是對台灣設立那麼多反貪機關的極大諷刺。

所以,在難以期待偵查機關對地方財政困窘進行法律究責的情況下,就只能由現在的執政者來對前朝官員進行調查,甚至公布所有對外招標與預算使用的細節,以供全民檢驗。只是苗栗縣長一職,長久以來都是由單一政黨所掌控,欲期待現任者為此種作為,卻也是空中樓閣,致凸顯出政黨輪替在防制貪腐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