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日 星期三

國民黨的黑箱文化與總統候選人

李彥賦(作者為法學碩士,永社公關委員會副主委)

​蕃論戰​/專欄 2015.06.03
http://n.yam.com/yam_other/politics/20150603/20150603069167.html

(圖片來源:蕃論戰/網路截取

監察院月初公布去年9合1大選各候選人的選舉政治獻金,經比較後發現,在台北市長選戰的部份,市長柯文哲的政治獻金收入比連勝文的申報數字多出3千萬餘元,而2人支出則都是1.4億元。而相較於柯文哲在選後立即公布競選經費明細的作法,民眾便更加質疑連勝文在監察院所提出的數據似乎被動過手腳。例如連在競選期間鋪天蓋地的在平面、網路、電視廣告下手,而柯文哲則是在最後一個星期才推出廣告,怎麼可能2人的支出只差4千萬?又例如連的競選總部位處忠孝東路2段的精華地段,1個月租金怎麼可能才12萬?

對此,當時也是連勝文競選幹部的張碩文,竟在節目上公開表示,可能是因為他爸爸是連戰的關係,「連勝文才可以拿到比別人更好的租金,來租用總部」。問題是,優惠的租金價差難道就不用申報嗎?按照政治獻金法第2條的定義,政治獻金包括「無償提供之動產或不動產、不相當對價之給付、債務之免除或其他經濟利益。但黨費、會費或義工之服務,不包括在內」,也就是說,柯文哲的志工費用當然不用申報,但是「廉租」確屬「不相當對價之給付」或「其他經濟利益」之應申報項目,應按照同法第23條「依申報時之時價折算」,根據房屋交易公司以及內政部不動產資訊實際租金行情平台查詢,該處住辦、店面1坪大約是2300元起跳,據報載,連勝文打通隔壁戶店面,包含1~3樓的坪數共約180坪,按時價折算,租金至少也要40萬,而這申報不實的真相究竟為何,也很難期待馬英九掌控的監察院能夠依法開罰。

而這種在黑箱之中喬完再公布於眾的故事,在最近國民黨總統大選提名的程序爭議中也正在上演。在楊志良連署未過之後,國民黨總統初選的參選人只剩洪秀柱一人,但恐怕是目前所有國民黨大老都不看好或不滿意的人選,洪秀柱認為按照「國民黨第14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總統候選人提名作業時程暨作業要點」白紙黑字的規定,就是以「支持度民調」作為依據,顯然照規定來走,洪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在脫離朱、王、吳、甚至馬金屬意的江宜樺的陰影之下,出線參選。但回顧近日朱立倫對於「防磚民調」恣意的擴張解釋為,該民調基準包含了對洪不利的對比式民調,甚至高達85%,撇開是否為日後朱立倫「自己徵召自己參選」成為「馬英九2.0」的爭議不談,對於黨內規範的定義都可以透過黑箱程序恣意解釋,朱主席的一步步棋子,顯然就是為了防洪而來。

很多人會問,國民黨到底要推誰出來選總統,那是國民黨自己的問題,到底「干卿底事」?但政黨作為準憲政機關,其運作方式與國家的民主發展休戚與共,難道用獨裁專斷的手段產生出來的候選人,你能期待他未來的作為會有多民主?